专访画家张松:灵感全来自于眼中的世界

专访画家张松:灵感全来自于眼中的世界


来源:新安晚报  文章作者:佚名

    人生转折

    新安:听说正是因为你画画得好,所以才成了军人?

    张松:是的,我本来差一点当了工人,招工表都填好了,生产大队叫我为新落成的大队部画毛主席像,我就留下来了。结果赶上征兵工作开始了,有天接兵部队的指导员到大队家访,正好看到我在那里画毛主席像,他觉得一个穿着破衣服,腰扎着草绳的小孩居然能画毛主席像,太不可思议了!他就问我想不想当兵,我回答当然做梦都想啊,但我身体条件不合格啊。他叫我第二天去体检,医生查了五官科的前三项都不合格,就不愿意再往下查了。但部队坚持要我,最后协商了一下,以增加5个征兵名额为条件,把我带走了。

    新安:进入部队对你绘画的提高一定有所帮助吧?

    张松:是的。当时我才18岁,部队那种崭新火热的生活让我从心底迸发出创作的热情。无论是在行军途中还是在野营驻地,我只要有空就画画,画完就投稿,当时《池州报社》的美术编辑殷励箴发表了我很多画作,这对我来说是很大的鼓励。在新兵连呆了3个月后,我被分到军分区电影组当放映员,需要刻幻灯片,美术特长就派上用场了。我制作的幻灯片还得过奖。领导给了我很多时间搞创作,我也是在那时才真正开始创作。

    新安:还记得你创作的第一幅作品吗?

    张松:记得。第一张是反映“渡江第一船”船工王德金老人的年画《老船工讲传统》,后来又创作了反映军民关系的水粉画《到处都是“沙妈妈”》,与战友肖正国合作了反映黄山部队生活的水印木刻《白云深处添异彩》,还创作过《未来的将军》、《雨花渡》等作品。

    新安:听说你在军队仍坚持自学,后来还上了大学?

    张松:是的。1984年安徽教育学院新设了一个国画专业,我报名去读。原以为不需要考试就能入学,所以也没复习,当我7月22日出差回到合肥听说第二天就要考试,一下就蒙了。考吧,我一点准备都没有;不考吧,白白浪费机会。那天晚上我在操场上来回踱了几圈,最后还是决定搏一把:考!

    现在想起来还挺感谢教院监考的一位老同志。第一天上午考的是语文,考完我心里没底,下午去考政治的时候,遇到那位老同志,说,哎呀,你上午的语文考得不错啊。我一听心里就踏实了,之后的几门都考得很好,最后总分名列前茅,考进去之后还当了班长。通过这事我觉得一个人的潜能在一定的条件下能被激发出来,关键是你要敢于、善于抓住机遇。当然,平时的积累也很重要。

    画风变革

    新安:大家都说,你是江南人,可是画风里有阳刚的一面,很特别。

    张松:这是受到当年西藏之行的影响。大学期间很多人都选择到黄山或者九华山写生,我那时年轻啊,好胜,总想跟别人不一样,“吃别人没吃过的馒头”,选择了到西藏去写生。传统的中国山水画与名山名水相吻合,但西藏的山水却很少有人去表现。到了西藏以后,我果然感到那里的山水与内地完全不一样。内地的山,云雾缭绕、含蓄;西藏的山把所有一切都裸露在你眼前,宽广、坦荡,非常震撼。在我心中油然生起“西部万里疆,可怜无数山。青山遮不住,图画溢梦想。”的诗句。我自此形成了新的艺术理念:艺术心灵的冲动,来自我眼中的世界。我要用不一样的眼睛看世界,才能看到与别人不一样的世界,然后才能创作出不一样的画。西藏之行使我以后的山水画注入了一种苍茫,“江南秀色亦苍劲”,使人在品味江南山水秀美情调的同时,更有艺术联想空间,滋生力量和希望,形成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

    新安:除了大自然,你的画风有没有受到其他名家的影响?

    张松:当然有,我的画风首先是受到新安画派石涛,渐江的影响,然后还有省内名家张建中、郭公达、裴家同、周彬的影响。

    新安:可以说你吸取了很多传统的养分,然后创造了自己的独特风格。你是怎样看待传统与创新的关系呢?

    张松:即使创新不成熟也要勇于尝试。昨天的创新就是今天的传统,今天的创新就是明天的传统。传统不是一成不变的,创新也不是要脱离传统。

    成果丰硕

    新安:能不能谈谈让你声名鹊起的作品《华夏万里边关图》?

    张松:好的。《华夏万里边关图》是目前国内惟一反映国防题材的180米通景国画长卷,我从收集资料到最终完成历时5年。从南沙群岛画起,西沙群岛、北部湾、中越、中印、中俄边界、黄海前哨、东海前哨、南海前哨……祖国的万里边关全画进去了,既可独立成章,又可联成一体。1993年1月我在北京中国军事博物馆举行个人画展,展出的就有《华夏万里边关图》,当时中国最高级别的军方领导人或题词或出席,非常隆重。

    新安:我觉得你创意的“安徽军民画家联谊会”也非常成功,听说今年即将举办第29届了。
 
    张松:联谊会是1979年开始举办的,每年省军区政治部和省民政厅把地方的名画家与军队的画家请到一起进行交流,这么多年从未间断,在全军也来说也是绝无仅有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能有今天的艺术成就与“安徽军民画家联谊会”有不可分割的联系,因为通过这个平台,我结识了一大批安徽的画家。

    新安:回首自学成才的艺术之路,你最想感谢的是谁?

    张松:不是大话套话,我实实在在地想感谢所有帮助过我的各级领导和战友。马上就是建军节了,我特别怀念30年军旅生涯中的日日夜夜,没有这30年,就没有我今天的艺术成就。另外我还借此采访机会特别感谢一下我的妻子。她为了我,放弃了很多发展的机会,而是默默地支持我。作为一个军人和艺术家的妻子,她无怨无悔。像我去西藏那一次,把家底全带走了,她一点没反对。她关节不好,经常疼痛难忍,但她从来不在我面前表现出来。我感动、愧疚,惟一能够报答她的方式就是更加努力地创作,这样才是珍惜她的付出。她是我这一生的幸福所在。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艺术品鉴赏成为中国人休闲新时尚
·下一篇文章:吴冠中:“我一辈子总在画江南”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zhshw.com/news/art/0782823470A8AJB28FKB17H4GF98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