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下半年海外艺术圈看点啥

2018年下半年海外艺术圈看点啥


来源:雅昌艺术网  文章作者:张天宇  录入时间:18-07-31 12:15:36

  “古斯塔夫·克里姆特和埃贡·席勒:1918百年纪念”

  新博物馆,美国·纽约,7月12日- 9月4

  1918年11月3日,奥匈帝国覆灭,奥地利和匈牙利成为共和国,哈布斯堡王朝被驱逐。有人用“欢乐启示录”(joyous apocalypse)来形容哈布斯堡王朝的衰落,而克里姆特和席勒这两位艺术大师的作品恰好定义了这种丰富的创造力。

克里姆特作于1901年的“Judith”,Belvedere Vienna。
克里姆特作于1901年的“Judith”,Belvedere Vienna。

  除此之外,我们还整理了包括美国、英国、法国等全球50家重点美术馆、博物馆的重要展览(详情见下拉附录),有6场笔者自己特别向往的展览推荐给大家:

  “加布里埃尔·穆特”(Gabriele Mnter

  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博物馆,丹麦·哥本哈根,8月19日闭展

加布里埃尔·穆特,《玛丽安·冯·韦莱夫金的肖像》(1909年)。
加布里埃尔·穆特,《玛丽安·冯·韦莱夫金的肖像》(1909年)。

  图片:由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博物馆提供

  也许加布里埃尔·穆特的名字很少有人知道,但她却是不应该被忘却的一位德国表现主义艺术家,堪称20世纪早期的慕尼黑先锋艺术先驱之一。穆特与大艺术家康定斯基的爱情故事也是一段传奇。

康定斯基为加布里埃尔·穆特画的肖像,1905
康定斯基为加布里埃尔·穆特画的肖像,1905

  两人相识于1902年,当时的康定斯基还没有离婚。相爱之后的穆特与康定斯基与其他艺术家一起创立了“青骑士”运动,以慕尼黑为基地,对整个德国及欧洲的先锋艺术都影响深远。

1912年,“青骑士”海报
1912年,“青骑士”海报

  1914年8月,德国对俄国宣战,康定斯基作为俄国公民被限三天内离境。他与穆特在瑞士待了三个月,然后康定斯基花了好几个星期,艰难绕道回到了莫斯科。仓促离开德国的康定斯基,没有时间安排处理自己的收藏,留下了自己1907年之前的早期作品和1908年至1914年在穆尔瑙和“青骑士”时期的大量作品,还有一些与艺术家朋友交换或互赠的画作。他从来也没有想过会离开德国,更没想到此生再也见不到这批作品,甚至没有想过会与穆特分开,离去前他还对穆特重申了与她结婚的誓言。

  穆特《康定斯基与尔玛·波西》 画布 油彩 1912(背景为康定斯基与穆特同居穆尔瑙时的家中客厅)

  1915年,穆特回到慕尼黑,设法将所有的作品存在了一家运输公司的仓库,然后前往斯德哥尔摩,等康定斯基从莫斯科来此会合。他们团聚了三个月,1916年3月康定斯基回莫斯科准备结婚文件。两人都未曾料想这会是最后一面,从此他们再也没有见过对方。

  此次在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博物馆的展览是将视角聚焦在加布里埃尔·穆特几十年的艺术生涯的第一场全面而大体量的展览,130多件展出作品中很多甚至是从未公开过的,珍贵程度可想而知。

  弗里达的衣橱(Frida Kahlo’s Wardrobe

  V&A博物馆,英国·伦敦,11月4日闭展

  弗里达·卡罗和奥尔梅克小雕像(1939)。图片:维多利亚和艾伯特博物馆, Nickolas Muray照片档案

  在她的国家,她的时代,她是一代icon,时至今日,弗里达仍然是这个世界上很多人的偶像、灵感缪斯。在以设计著称的伦敦维多利亚与艾伯特博物馆(简称V&A),一场以“弗里达的衣橱”命名的大展将在此展开,这也是弗里达的华丽衣橱第一次在墨西哥以外的地方公开展出。

  弗里达的连衫裙,弗里达的束身衣,弗里达的首饰,弗里达的照片、书信,甚至弗里达的小药瓶… …展厅所见都是魂牵梦萦的弗里达。据说,这些私人物品是在2004年在弗里达故居的隐秘房间里发现的。

  “奇迹之年:毕加索的1932,爱、盛名与悲剧”(The EY Exhibition Picasso 1932 – Love Fame, Tragedy

  泰特现代美术馆,英国·伦敦,9月9日闭展

  毕加索创作于1932年的“Nude in a Black Armchair”,Photo: Ricard Gray Gallery/Succession Picasso/DACS 2017

  这场展览是巴黎国立毕加索美术馆与泰特现代合作的巡展,以1932年这个对于毕加索而言极为特殊的年份为起点,集中呈现了110多件毕加索的绘画、雕塑及雕刻,还有一些是他本人最爱的作品,据说当时他曾经在5天时间里为情人画了4幅肖像,这些画后来也成为了他的代表作。

  1932年,毕加索都经历了什么事儿呢?1月份以情人特蕾莎为模特,创作了一系列斜靠坐姿的裸女像。据说毕加索为秘密情人的肖像创作近乎疯狂,曾在5天时间里画了4幅大画,而且后来都成为了他的代表作。后来,毕加索拒绝了纽约MoMA和威尼斯双年展的邀请,在巴黎的乔治·博迪画廊给自己办了第一场回顾展,9月份还巡展到了苏黎世美术馆,期间给自己出版了第一本大型编年画册,12月份接受匈牙利摄影师布拉塞对其工作室的拍摄。

  德拉克洛瓦(Delacroix 1798-1863)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美国·纽约,9月17日 – 1月6

  德拉克洛瓦就是世界名画《自由引导人民》的作者,欧仁·德拉克洛瓦(Eugne Delacroix),2018年刚好是他诞辰220周年。作为收藏了德拉克洛瓦绝大部分作品的博物馆,巴黎卢浮宫专门为保存他的作品开辟出了好几间展厅。

  此次巴黎卢浮宫与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合作,更是让很多美国人感到异常兴奋,甚至有人说“如果要问,今年有哪个展览值得我千里迢迢地去追,那非Delacroix莫属”。

  安迪·沃霍尔:从A到B再循环(Andy Warhol—From A to B and Back Again

  惠特尼博物馆,美国·纽约,11月12日 – 3月31

  安迪·沃霍尔你肯定认识,但是他是哪年出生的,你知道吗?1928年。假如这位戴着眼镜的先生现在还活着,也是“鲐背之年”的老人了(读音:tái bi zhī nián,释义:九十岁高龄)。

  这次在惠特尼的大展可能是1989年之后,第一场超大规模超全面的沃霍尔回顾展,展出的作品涵盖了这位波普艺术偶像毕生作品中的各种媒材、各种风格、各种时期,从早期插画到“金宝汤罐头”再到具有实验意义的探索性影片。

  没后50年:藤田嗣治展(Foujita: A Retrospective ― Commemorating the 50th Anniversary of his Death

  东京都美术馆,日本·东京,10月8日闭展

  藤田嗣治(Lonard Tsuguharu Foujita,1886-1968),生于明治中期的日本,在其长达80多年的生涯中约有一半时间在法国度过,晚年他取得了法国国籍并最终入土于欧洲,是巴黎画派的代表画家。2018年正值其逝世50周年,在日本以及以法国为首的欧美各美术馆的通力合作下,将举办一场全面展现其绘画生涯的大型回顾展。

  《乳白色的裸妇》1923年,京都国立近代美术馆蔵,Fondation Foujita / ADAGP, Paris &JASPAR, Tokyo, 2017 E2833

  本次画展将按照作品时间、围绕代表其各个创作阶段的“风景画”、“肖像画”、“裸妇”、“宗教画”等主题,同时引入全新的视角,来捕捉藤田艺术的真髓。所展出的作品中不仅有可谓其代名词的《乳白色的裸妇》,还有首次来到日本的作品,以及之前鲜有介绍机会的作品,堪称一场看点满载的画展。

PART 3:我们仨,都满25岁了!
PART 3:我们仨,都满25岁了!

  1992年,伊万·沃斯(Iwan Wirth)及其岳母乌苏拉·豪瑟(Ursula Hauser)在苏黎世共同创办了豪瑟沃斯画廊,到2017年整整25年历史。凭借独有的全球视野,这个家族经营的画廊不断壮大,已在伦敦、纽约、洛杉矶、英国萨默赛特郡(Somerset)及瑞士格施塔德(Gstaad)均设立了分支,代理了70多位全球著名的艺术家以及众多著名艺术家的艺术资产及基金会。

豪瑟沃斯画廊苏黎世总部 Courtesy of Hauser &Wirth,Photo: Thies Wachter
豪瑟沃斯画廊苏黎世总部 Courtesy of Hauser &Wirth,Photo: Thies Wachter

  2018年3月,豪瑟沃斯宣布在全球范围内代理中国艺术家曾梵志,并将分别于2018年9月22日在苏黎世、10月2日在伦敦以及10月8日在香港的画廊空间为曾梵志举办综合性个展。画廊总裁及创始人之一伊万·沃斯说到:“这是画廊历史上首次为一个展览启用全球三大空间。借此,我们得以将曾梵志具有前瞻性的绘画创作全面地呈献给世界各地的观众。”

曾梵志肖像图。摄影:Li Zhenhua,2018 曾梵志
曾梵志肖像图。摄影:Li Zhenhua,2018 曾梵志

  本次展览的所有空间都围绕着同一主题策划,即曾梵志在当代背景下对绘画拥有的可能性进行的探究,这也是艺术家在其创作中孜孜不倦钻研的一大课题。豪瑟沃斯的三大空间都将以独特的角度去诠释相同的主题:苏黎世的展览将重点呈现最新的抽象风景画;伦敦则侧重于具象绘画;香港的空间将展示一组油画及纸上作品,它们巧妙地借鉴了中西方表现手法及绘画技法,反映了曾梵志一直以来的研究过程和实验方法。这些不同的风格彼此交错、相互影响,创造了引人入胜的观展氛围。此次展览也将为观众提供一个前所未有的契机,深入了解曾梵志当代艺术实践的未来发展动向。

  曾梵志,《无题》(Untitled),2018,油彩 画布,2018 曾梵志。图片:曾梵志,豪瑟沃斯

|<< << < 1 2 3 > >> >>|


·上一篇文章:弘扬文化遗产 摩洛哥坦坦非遗艺术节举办
·下一篇文章: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老彼得·勃鲁盖尔展持续升温 图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zhshw.com/news/guoji/18731121536E6EDID6522A8KKJ93JE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