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现代美术奠基人刘海粟 被时代误读的总和

中国现代美术奠基人刘海粟 被时代误读的总和


来源:广州日报  文章作者:佚名  录入时间:09-09-03 15:32:24

“中国现代美术奠基人系列·刘海粟大型艺术展”在京开幕


巴黎圣母院夕照


    雷瀑奔腾图(中国画)


黄山一线天奇观(中国画)

    展出100件刘海粟代表作品

    此次展览展出的100 件作品是刘海粟先生各个时期的代表作品,其中包括《披狐皮的女孩》、《言子墓图》、《石湖荡天下第一松》、《巴黎圣母院夕照》、《向日葵》、《北京前门》等。

    据悉,本次“刘海粟大型艺术展览”采取立体布展的方式,在炎黄艺术馆的一层大厅里,滚动播出刘海粟先生及其画作的视频资料,二层大厅则展出资料及大师作品。此外,“时代潮流中的刘海粟”专题学术讲座也同步推出。上海大学艺术研究院教授李超首讲“刘海粟与中国洋画运动”,对1910年至1940年,刘海粟在中国近现代美术历史上留下的重要文献进行了解读。

    李超教授表示,刘海粟的艺术人生极为丰富,留下了许多重要的文献,也伴随着许多争议。从技法的角度而言,尽管在中国近代美术发展历史上,也有艺术家能够与刘海粟先生比肩,但像他这样走到风口浪尖,成为“被时代误读的总和”的一位艺术家,却实在罕见,这也是刘海粟有别于其他大师的一点。他说,今年的研究发现,刘海粟留下了很多资料,特别是中国洋画运动时期的文献非常珍贵,有些甚至尘封了几十年仍处于未解密的状态,需要认真解读这些文献资料,才能还原一个真实的刘海粟。

    专题文及图翻拍:

    由炎黄艺术馆推出的“中国现代美术奠基人系列·刘海粟大型艺术展”,日前在北京开幕,这也是继徐悲鸿大展之后,该馆推出的又一力作。刘海粟是二十世纪中国现代美术史上一位天才的艺术家,他传奇式的一生犹如他的作品一样,构成了中国现代美术一道绚丽的风景。刘海粟的艺术以强悍的精神力赋予现代的中国以深刻的启蒙。

    率先倡导人体写生引轩然大波

    刘海粟的艺术生涯,从起步到发展,就是从上世纪初到上世纪40年代的一段时间。在这一段时间里,他做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比如,他最先让社会知道了什么是西洋画,这不是通过他的演讲,也不是通过展览,而是他创办了我国教育史上的第一所美术学院——上海美术专科学校。

    当时的美术学校无法官办,只能民营。刘海粟的叔父出钱,让刘海粟办学校,在美术学校期间,他又创办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本美术杂志,这是他借鉴多方、特别是日本艺术教育做法的结果。建校后,学校并不大,到学校来上课的人也不多,学校大多通过函授的形式来指导学生。西洋画重视写生和模型,后来,他们又了解到欧美等地很重视人体写生,因此,早在1918年前后,他们就已率先提出人体写生,并为此在国内掀起轩然大波。

    最早致力于推进全国美展

    刘海粟一生中第一个重量级的个展是在北京师范大学风雨操场举办的。这个展览得到了蔡元培先生的大力支持和鼓励。李超介绍说,刘海粟人脉很广,其中尤以蔡元培先生对他非常提携。“他也很聪明,曾经写信给蔡先生,要求蔡先生支持美术学校的教育工作,并担任校董职务。蔡元培不但给刘海粟回了信,还邀请刘海粟到京,并为刘海粟的第一个个展与人合写了前言。”而同时,持续了近10年的“模特之争”,也成为刘海粟影响上海美术发展的一个重要事件。

    此后,刘海粟还致力于推进全国美展。早在1925年,刘海粟还在江苏时,就曾经提出江苏应该承办一个美术展览。只是在后来,当全国美展真正举办的时候,刘海粟已经淡出了,“但他确实是不遗余力倡议举办全国美展最早的人之一”。

    之后,刘海粟流亡日本,认识并接受了印象派和西方现代艺术;游学欧洲,真实地接触了西方现代派艺术,这些更促使刘海粟去反观中国文化,也决定了他此后一生都致力于“中西融合”的艺术道路。

    为了建立新时代的艺术标准,刘海粟很早借鉴西方艺术,但是,他的艺术本源却来自石涛、郑道昭等人,后来又深受康有为、蔡元培等人的影响,吸取了塞尚、凡·高和马蒂斯的艺术观念。刘海粟始终有自己独特的绘画语言,他的油画和中国画的意境始终是融为一体的。

  专访刘海粟之女刘蟾:

    他是严父也是慈父

    广州日报记者:生活中的刘先生是什么样的,他严厉吗?

    刘蟾:应该说父亲给我的印象,在几个阶段中都不同。

    我还记得,小时候,父亲特别忙,我们在家里很少见到他。那时候对他的印象就是高高的,身材很魁梧,尽管父亲从来没有打过我们,但我们这些小孩子总是躲着他。兄弟姐妹们只要听到有钥匙开大门的声音,就马上躲到楼上去。

    广州日报记者:那从什么时候开始,父亲给您的印象改变了?

    刘蟾:一直到我10多岁,“文革”开始了。那段时间,我们的日子过得非常艰苦,但他常和我聊天,聊起傅雷,谈起他和几个朋友一同在法国考察学习绘画的日子,他们如何艰苦地学习和探讨艺术,正是这个时候,我觉得父亲很了不起。那时,对待一些苦难他从来不抱怨,而且也不像以前那样严厉,他变成了一个慈父。

    广州日报记者:刘先生教授美术的时候,如何指点学生的?

    刘蟾:有一个小故事,是父亲的一个学生后来偷偷告诉我的。父亲对于古画非常热爱。如果不太懂艺术,挂在墙上的古画他是不会让近距离欣赏的。有时候我离得近了,父亲就说,不要离古画太近,呼吸会影响古画的。但是,对于自己的学生,父亲却毫不吝啬。一次,这名学生把自己临摹的古画拿到我家,向父亲请教,这是个很有才气的学生,父亲看了非常高兴,干脆就把古画借给了这位学生,让他拿回家去临摹,这让这名学生非常感动。

    广州日报记者:除了画画,刘先生平时还有其他的爱好吗?

    刘蟾:除了画画,父亲还爱好音乐,喜欢研究古诗词、书法。父亲在饮食方面很挑剔,他的嘴巴特别厉害,比如,你蒸了条不新鲜的鱼,父亲一吃就能吃出来,他很喜欢美食,直到他年纪大了以后,还是很喜欢吃红烧猪蹄,就喜欢吃肥肥的猪脚皮,不过父亲自己却从未下过厨。

    父亲高兴起来会和你滔滔不绝地聊天。他的脾气特别随和,一次,父亲的一个秘书对我说,小妞,你看你爸爸脾气怎么这么好,明明人家是骗他的,他还当人家是好人。

    看父亲的画就能从中了解他的脾性,他的画都很大气,色彩鲜明,大多是泼墨泼彩的,他非常喜欢黄山,这和他的开朗、开阔的心胸都有关系。


·上一篇文章:香港苏富比今秋布下书画“重兵” 吸引目光
·下一篇文章:毕加索之女参观父亲画展 目睹白鸽像落泪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zhshw.com/news/news/09931532246IEEA6GE0DKD44KFJ9G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