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品交易类证券化 深圳文交所停牌180天调查

艺术品交易类证券化 深圳文交所停牌180天调查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文章作者:佚名  录入时间:11-09-29 16:57:20

  一纸停牌公告,将投资者和交易商都关在仓内。

  自3月22日起,深圳文化产权交易所(下称深圳文交所)艺术品权益份额交易已半年没有动静了。这半年里,深圳文交所经历颇多,复牌时间却一拖再拖。

  资产被冻结了半年的上千名投资者如同高压炉里面沸腾的水。谁来揿开解压阀?

  蹊跷“复牌”公告

  股权变更、管理层换血对深圳文交所的影响是深远的。

  8月14日,深圳文交所发布一则“告知艺术品份额交易投资人”的公告。公告称,该所注册资本已由1000万增到4000万,还在筹划增资到1亿,与此同时,该所交易系统经过1个多月的压力测试已于7月底完成,经研究决定8月22日复牌交易,相关交易规则和开放开户公告将陆续公布。

  次日,深圳文交所以“官方网站遭网络黑客恶意攻击”的理由对上述公告予以否认。“不排除有人有不良企图,也可能是投资者太希望我们早日复牌。”该所人士回应。

  确实,自3月22日停牌起,资产被冻结的上千名个人投资者望穿秋水。“刚开始说停牌是因为系统升级,结果升级升了半年。一个朋友一两百万被冻结,现在情绪越来越不好了。”一名投资者告诉记者。

  场内交易商刘军(化名)也表示无奈,“我们也没有退出,我们和投资人的立场是一致的。”他表示,曾向文交所表达过诉求,但没有实质进展。

  尽管上述公告被澄清,某些消息并非空穴来风。

  2009年11月,作为深圳联合产权交易所(下称深圳联交所)下属的文化产权交易平台,深圳文交所正式挂牌。第一任总经理建东由深圳联交所派来,并在其任内推出了全国首个艺术品资产包的权益份额拆分(类证券化)交易。

  不过,记者了解到,深圳文交所已于今年7月完成股权变更,建东不再任职,接过深圳联交所40%股权的是深圳广电集团,后者持股比例由此前的40%上升至80%。该集团总裁王茂亮兼任文交所新任董事长。“早在今年5月,文交所上上下下已经换了一拨来自广电集团的人。”文交所内部人士透露。

  股权变更、管理层换血对深圳文交所的影响是深远的。新的管理层对艺术品权益份额交易怎么理解,推行勇气如何,尚待时间证明。

  不过,有不少人认为,此次股权变更与外部环境变化有关。因为权益份额交易推出后在全国反响强烈,各地文交所纷纷仿效,让首吃螃蟹的深圳文交所面临很大压力。

  可以说,早期的份额交易并非一路坦途。

  例如,今年1月,深圳文交所发行的定价为4500万的资产包“逸德阁1101号齐白石、傅抱石美术作品权益份额”。因此资产包,交易商世纪曙光对逸德阁提起诉讼。

  据称,逸德阁原本是世纪曙光的客户,但却跨过世纪曙光成为文交所的代理商。世纪曙光因为没能成为该资产包的发行代理商,也没有赚到计划中的15%的代理费用,因此将逸德阁告上法庭。

  这个案件也一定程度上牵扯到了深圳文交所。有一种说法是,世纪曙光认为,逸德阁的资产包评估价值仅2000万,但文交所却以4500万的高价卖给了投资者。但另有辩称,其实世纪曙光向逸德阁收取的代理发行费用更高,为20%,且定价是5500万。

  据传,该案中,深圳文交所相关人员被要求作证。不论结果如何,此案无疑给了深圳文交所一个提醒:资产包运作过程应更公开透明。

  “类证券化”惹争议

  “类证券化”曾是深圳文交所引以为豪的创举,但现在,这一提法已在其新网站上抹去了。

  究竟是何原因导致深圳文交所停牌?虽然该所至今没有给出明确解释,但其在全国首开艺术品“类证券化”的探索被公认为导火索之一。

  时间拨回2010年8月18日。国内首个艺术品资产包“天禄琳琅1001号-杨培江美术作品权益份额”在深圳文交所挂牌交易。

  记者看到的1号资产包产品说明书上写道,由12幅画组成的资产包总价定为200万,所有权份额被拆分为1000份,份额面值2000元。

  据记者了解,深圳文交所设计的“权益拆分上市”流程基本可概况为五个步骤:第一,选艺术品;第二,将多件艺术品打包、定价并拆细成标准份额;第三步,针对特定投资人的路演,通过询价形成“所有权份额”的发行价格,并集中认购;第四步,挂牌并通过连续竞价方式交易;第五,根据相关约定,如果满足一定数量条件的投资人要求兑现,则资产包中的艺术品可以通过要约收购或拍卖等方式推出。

  今年1月,深圳文交所以类似操作方法推出了定价1200万的第二个资产包“潍坊中仁1101号齐白石美术作品权益份额”,以及定价4500万的第三号资产包“逸德阁1101号齐白石、傅抱石美术作品权益份额”。

  几乎与此同时,天津文交所也推出了份额交易,操作方法和深圳如出一辙,但结局却大不相同。

  深圳文交所的资产包停牌前,上涨幅度最高仅20%左右,而天津文交所却上演了自杀式暴涨和断崖式下跌。其黄河咆啸(20001)和燕塞秋(20002)两个资产包在30个工作日内上涨17倍,轰动全国,也引起监管部门对艺术品权益份额交易这种“类证券化行为”的警惕。

  根据《证券法》,向不特定对象发行证券或向特定对象发行证券累计超过200人的,视为公开发行,必须经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或者国务院授权的部门核准。

  挂牌后的艺术品份额在文交所个人会员之间互相转让,是否会演变成公开发行的违规行为,引发质疑。

  此外,文交所通常由地方文化宣传部门主管,但其在创新做法中却带有金融属性,跨部门监管空白也让“类证券化”的争议持续。

  而对于导致停牌的直接原因,深圳文交所人士的解释之一是,因为今年年初“市场出现较为严重的异常情形”引起了上级部门的重视,迫于风险和压力,终决定暂停相关业务,加大力度梳理和完善规则。也有人士称,停牌的另一原因是年初天津文交所对“黄河咆啸”和“燕塞秋”进行停牌整顿后,大批投资者涌向深圳开户,令深圳文交所措手不及,上级部门遂决定暂停开户和交易。

  “类证券化”曾是深圳文交所引以为豪的创举,但现在,这一提法已经在其新网站上抹去了。

  份额交易去向难言

  据称,今后将从严审批各地产权类交易所,甚至可能考虑收回地方政府的审批权。

  9月13日,深圳文交所投资者咨询处人士对记者表示,复牌没有时间表,目前还在等等通知。

  事实上,深圳文交所保荐交易商王华(化名)也不清楚什么时候能够复牌。停牌前,他作为资产包的“大股东”没有退出,和投资者一样被关在仓内。

  他对记者表示,目前深圳文交所的前景形势仍然难测,对于购买其资产包的少数急需用钱的投资者,王华正在考虑回购权益份额。不过,他并不太担心这样做的潜在风险,因为他对自己的资产包有信心。

  此前,深圳文交所在第二封致投资人书中透露,该所正在等待国务院的《关于规范产权交易市场防范控制风险的通知》(下称《通知》)。“一旦《通知》正式下发,本所新一届班子将联系前任经营负责人,一同认真落实上级政策精神,妥善细致处理已发生业务的相关事宜。”致投资人书表示。

  消息人士称,这份《通知》的摸底稿已于数月前由国务院办公厅下发给国资委、证监会、文化部、商务部等部委。看过该稿的人士透露,《通知》明确,今后将从严审批各地产权类交易所,甚至可能考虑收回地方政府的审批权。

  如果这一内容属实,《通知》将决定着艺术品份额化交易能否继续。

  然而,《通知》这则据称会在7月下旬发出的通知,目前仍难觅踪迹。

  不过记者了解到,深圳文交所拟对交易规则提前做出“改良”,推出的新举措包括定向开户,提高开户门槛;限定单只产品投资者的数量不得超过200人;设立涨跌幅,计划日限5%,月限20%等,修正此前和上位法相冲突的地方。

  但这一改良方案是否得到了主管部门认可,目前尚无从得知。份额交易何时能复牌,多方仍然陷入等待。

  这一业务最终是否会被喊停?王华认为,目前还很难说。但他坚信,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权益份额交易一定会再次向前推进。


·上一篇文章:香港首批艺术品份额发售将正式启动
·下一篇文章:毕加索之女参观父亲画展 目睹白鸽像落泪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zhshw.com/news/news/119291657208H7048827I9D3K3HFEHH.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