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皮尔小镇:从地震废墟到装饰主义圣地 图

纳皮尔小镇:从地震废墟到装饰主义圣地 图


来源:外滩画报  文章作者:莫书莹

    台湾“921”大地震以后,重建家园的台湾人发现除了日本阪神经验,还有新西兰纳皮尔经验可以借鉴。1931 年,地震多发带的新西兰发生过7.8 级大地震。纳皮尔小镇人通过2 年多的努力,已经将一座废墟变化成了装饰艺术(Art Deco)的圣地。70 多年过去, 谈及纳皮尔经验,纳皮尔装饰艺术基金会主席罗伯特. 麦克格雷在接受《外滩画报》采访时,“我认为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强化法律法规,务必使房屋尽可能坚固,符合抗震要求。”

    台湾“921”大地震以后,重建家园的台湾人发现除了日本阪神经验,还有新西兰纳皮尔经验可以借鉴。1931 年,地震多发带的新西兰发生过7.8 级大地震。纳皮尔小镇人通过2 年多的努力,已经将一座废墟变化成了装饰艺术(Art Deco)的圣地。70 多年过去, 谈及纳皮尔经验,纳皮尔装饰艺术基金会主席罗伯特. 麦克格雷在接受《外滩画报》采访时,“我认为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强化法律法规,务必使房屋尽可能坚固,符合抗震要求。”

    这是1931 年夏季的一天,建筑师雷尼·纳楚许(Rene Natusch) 站在新西兰小镇纳皮尔的一片空地前,再过几个月,这里就将有一座新的公共建筑——“市场筹备大楼”拔地而起。作为总设计师,雷尼对这个项目早已懒熟于心,图纸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准备好了。六个月前,里氏7.8 级大地震把这个约1万人口的小镇夷为平地,也将把纳楚许的建筑计划也完全打乱了。

    半年过去了,纳皮尔人依然没有从地震阴影中走出来,小镇显得格外寂寥。望着这个 “消沉”的地方,雷尼突发奇想,“我要改变这一切,也许从为这里带来点噪音开始!”他调整方案,用旧式柳钉代替新式的焊接技术。果然,当工人们敲打铆钉发出巨大声响时,巨大的声响就在小镇上空徘徊,仿佛在说,“都醒来吧!”此后,越来越多的纳皮尔人开始进行家园重建,“市场筹备大楼”成为纳皮尔重建的标志性建筑。纳皮尔终于恢复到往日的繁忙之中。

    这就是纳皮尔最出名的“敲铆钉的故事”。

    1931 年2 月3 日,是纳皮尔历史上的一道伤口。纳皮尔是新西兰北岛的港口小城,是货物进出、管理服务的基地;该地以拥有该国最完整的毛利人历史著称,当时人口约1.6 万。当天上午10 点47 分,新西兰北岛霍克湾发生7.8 级地震,这次地震被称为是“新西兰历史上遭受过最惨重的一次自然灾害破坏”。整整一分半钟的时间内,霍克湾连续发生了两次地震,震中纳皮尔几乎全毁。据统计,霍克湾地区一共有258 人死于那次地震,其中162 名是纳皮尔居民。

    地震后,纳皮尔政府联合当地居民进行了自救式的重建。 整整两年时间内,纳皮尔小镇成为了建筑工地:女人,孩子暂时离开了这里,男人则自愿加入重建工作中去,有的还为此去参加培训成为专业建筑工人。

    两年过后,一幢幢、统一的装饰主义风格建筑在这里出现,纳皮尔成为当时“世界上最新的城市”。

    直到现在,纳皮尔小镇仍是与美国迈阿密南海滩齐名的 “全世界好的装饰艺术(Art Deco)城镇”。世界装饰艺术爱好者视这里为“艺术圣地”,因为只有在这里,才能看到如此众多的1930年代装饰主义风格建筑。

 

 

    “70年的房子在新西兰算新房子”

    “如果不听导游讲历史,很难想象这里曾经被夷为平地”,新西兰旅游局的Jessi说道。Jessi是去年11月份第一次来到纳皮尔小镇,立刻被这里的怀旧风情所吸引了。

    1931年的地震严重毁坏了纳皮尔的房屋和各种基础设施;或更麻烦的是,地震几分钟后,小镇上又发生了一场特大火灾,最先发生火灾的是一家化工用品商店,熊熊烈火瞬间蔓延开来。此后的一个小时中,大火肆虐整个小镇,甚至蔓延至距离小镇20公里的哈斯汀小镇。由于供水设施已在地震中摧毁,人们只能看着街道、楼房在大火中逐渐化为灰烬,或不断的余震中继续倒塌。

    地震后,纳皮尔当地政府迅速组织了霍克湾地震复原委员会,商讨和主持小镇重建事宜。灾后重建基金很快募集到80万新元的善款,然而,重建费用远远超过了这个数字,政府先拨款2万新元建造临时商店群,——“锡镇”(Tin Town)恢复当地正常生活和商业活动;此外政府还投入300万作为私人重建贷款发放给居民。

    纳皮尔镇的重建工作大约经历了两年。两年里,人们克服了难以想象的困难:许多人无家可归,更多的人因为惊恐中不愿回家,纳皮尔海滩上常常看见聚集着一群群人;城市供水系统严重毁坏,烟囱被拉倒,居民们不得不担心即将来临的冬季……当地政府鼓励人们尽快搬到房里居住,象征性收取一块钱,赞助灾民重建烟囱的经费,食物由公共厨房提供;一些建筑厂商以低价将建材卖给灾民,这些措施让灾民有较好的条件可以进行重建。

    地震给纳皮尔带来了严重的损失,但据说当时负责灾后重建的地震复原委员会认为这是一次机会。当时,许多从威灵顿刚毕业或初执业的建筑师和一些相关产业的工人及当地人加入重建的行列;这造成霍克湾地区的人口在1932年至1934年时增加近6000人,使得失业率降低了。

    “这批当时工人和当地居民建筑的房子大都建造在1930年代后,而新西兰的房屋大多是百年历史,人们通常叫这些有70多年年龄的房子为‘新房子’”,Jessi说。纳皮尔小镇非常小,几乎所有的装饰艺术建筑都聚集在镇上唯一的两条商业主干道上。这些建筑普遍大约两层楼高;作为装饰艺术建筑主要特色的对称图形外立面在这里比比皆是;考虑到将地震损失减到最小,重建房屋一律以轻巧材质建造,因此房屋看起来更加可爱。当时,装饰主义的房子原本多为商业用房;后来,许多商家搬到此,发觉此地的房屋非常有特色,便纷纷仿效这种30年代的风格又建造了一批新房子,其中还包括世界上仅有的两家装饰主义风格的麦当劳门店。

    77年过去了,小镇纳皮尔凭借装饰主义风格的建筑成为新西兰最富盛名的旅游城市之一。 每年2月,随着 “装饰艺术周”(Art Deco Week)拉开序幕,小镇便开始了一年中新活跃的时节。许多居民特地穿上30年代的夸张服饰,开着老爷车来到市中心商业街,随着音乐跳查尔斯顿舞来庆祝小镇在地震后重生。“每年的这时候,人们不是以哀悼而是以欢乐来纪念77年前的那场灾难,这实在另人感动”,Jessi说。也许是受这种精神感召,许多新西兰人每年这时候总会驱车特别赶来加入“装饰艺术周”的狂欢活动中去。

|<< << < 1 2 3 > >> >>|


·上一篇文章:艺术经纪人收藏家的淘金梦:中国美院盘点
·下一篇文章:阿布扎比 一个梦幻文化王国 与艺术有关的未来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zhshw.com/news/artworld/08613181555HA341J54GE03EKD1EI3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