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斯:养老院的女董事肖像

哈尔斯:养老院的女董事肖像


来源:中华书画网  文章作者:佚名

 
 
 
 

  这幅画系受养老院女董事会的委托而作,约1664年完成。其时画家已年逾八十高龄

  画家的晚年生活比较艰难,于1660年接受过画家行会的补助金;1662年起,又开始靠市政局供给的少量养老金过活。

  在接受这幅画的任务时,他的肖像色彩已显得暗淡,色调变化更为拘谨。从他自身的 悲惨境遇中,他所看到的这些掌管老人命运的“尊贵的太太”的形象是:假仁义、冷酷、虚伪、妄以孤寡老人的看护人自居等等。

  他在这幅画上以强烈的黑白调子与淡黄———玫瑰色的中介对比色来构画。中间一手持折扇的老人是养老院的总管。在她脸上有着年迈力衰的明显烙印,眼睛像死人一般,动作恍惚不定。那五个脸都朝外、神态发楞的年老女董事,正在倾听该院女会计主任的讲话。

  显然,画上所绘的是一个养老院董事会的场面。这一切与哈尔斯以前所画的充满欢乐的肖像画截然不同,它暴露出画家垂暮之年的心境,在他眼里,世界只具有悲凉与黑暗的一面。

  这幅画系受养老院女董事会的委托而作。约1664年完成。其时画家已年逾八十高龄。他的晚年生活比较艰难,于1660年接受过画家行会的补助金;1662年起,又开始靠市政局供给的少量养老金过活。在接受这幅画的任务时,他的肖像色彩已显得暗淡,色调变化更为拘谨。从他自身的悲惨境遇中,他所看到的这些掌管老人命运的“尊贵的太太”的形象是:假仁义、冷酷、虚伪、妄以孤寡老人的看护人自居等等。他在这幅画上以强烈的黑白调子与淡黄——玫瑰色的中介对比色来构画。中间一手持折扇的老人是养老院的总管。在她脸上有着年迈力衰的明显烙印,眼睛象死人一般,动作恍惚不定。那五个脸都朝外、神态发楞的年老女董事,正在倾听该院女会计主任的讲话。显然,画上所绘的是一个养老院董事会的场面。这一切与哈尔斯以前所画的充满欢乐的肖像画截然不同,它暴露出画家垂暮之年的心境,在他眼里,世界只具有悲凉与黑暗的一面。
  穷困潦倒的哈尔斯在1666年8月孤苦伶仃地离开了人世。死后因无人眷顾后事,只好由市政厅出资为他发丧。一个多世纪以后,哈尔斯的名字很快被人遗忘了。直到19世纪60年代,巴黎的新兴画派重又对他发生兴趣。他的学生很多,而且在画坛上都卓有成就,如勃劳威尔、阿德里安、奥斯塔德以及著名的扬·斯滕和他的儿子克拉斯·哈尔斯、弟弟狄尔克·哈尔斯等。哈尔斯的风格后继有人,他的现实主义肖像传统,不仅传入后世,而且越出了荷兰国界。
  此画作于1664年,约170×249厘米,现藏哈勒姆弗朗斯·哈尔斯美术馆。
  哈尔斯的肖像画是荷兰城市生活的特殊产物。作为现实主义肖像画的新品种,它在摄影术产生以前的都市经济生活中已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这种肖像画越来越获得各界人士的欢迎。当时从事肖像画的荷兰画家虽也不少,但哈尔斯的艺术却是那个时代的标志。17世纪30年代起,哈尔斯除了接受单人肖像订件之外,也为团体组织画群像。他描绘过加入射击手军人连的每个人的雄姿英貌,表现团体人物在聚众饮酒时的豪迈气概。这种绘画更加强了新兴市民生活的群体意识。如《圣阿德里安射击连军官肖像》、《圣乔治射击连军官肖像》等,就是这类团体肖像的佳作。60年代,哈尔斯又为一些同业公会理事画过群像。这幅《哈勒姆养老院的女董事肖像》是这种群体肖像的典型范例。


·上一篇文章:雷诺阿:伞
·下一篇文章:视觉艺术欣赏:美女与野兽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zhshw.com/news/minhua/0722813562252EF8933KH48608KAEJ4.htm


相关内容

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