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纳斯和丘比特的寓言》维纳斯的胜利还是丘比特的胜利

《维纳斯和丘比特的寓言》维纳斯的胜利还是丘比特的胜利


来源:网络  文章作者:佚名

《维纳斯和丘比特的寓言》维纳斯的胜利还是丘比特的胜利——这幅画饱受争议

  布隆奇诺(Agnolo Bronzino,1503~1572),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佛罗伦萨画家,样式主义全盛期的代表人物。他在庞多尔莫教导下,形成了自己的风格;作品素以笔法精致、感情冷漠、色彩刺目著称。一幅为法国国王所绘制的画作《维纳斯,丘比特,愚蠢和时间》(也称为《维纳斯和丘比特的寓言》或《维纳斯的胜利》)因融合了情欲、悔恨与妒忌的绘画主题,使得这幅作品饱受争议,不妨一起来看看,你觉得这其中带有怎样的隐喻意义?

因为阿芙洛狄忒的美貌,众多天神都想追求她。天神宙斯,也即她的父亲,因为追求遭拒将她嫁给了丑陋瘸腿的火神赫淮斯托斯。但阿芙洛狄忒爱上了战神阿瑞斯,并与他生下小爱神爱罗斯。在罗马神话里,他叫丘比特,他的母亲也就是维纳斯。说及维纳斯与丘比特,意大利画家阿尼奥洛·布伦齐诺所作《维纳斯与丘比特的寓言》不得不谈。

Agnolo Bronzino , Venus, Cupid, Folly and Time ,1545

意大利画家阿尼奥洛·布伦齐诺所作《维纳斯与丘比特的寓言》完成于1542年,画作大小116.2x146.1cm, 现馆藏于英国伦敦国家美术馆。这幅画过去曾叫做《维纳斯、丘比特、愚蠢与时间》,相传是送给法王弗兰西斯一世的礼物。

  画面中,少年丘比特把玩母亲维纳斯的胸部并亲吻她的嘴唇,维纳斯手里拿着金苹果。丘比特身后是伏尔甘,她正愤怒地揪扯自己的头发;维纳斯身后是掌管肉欲和青春的愚蠢之神,他正向母子二人撒玫瑰花瓣;上方的秃顶老人是时间之父,他试图拉住帷幕,以遮掩这一“乱伦”的情景。

丘比特揉捏维纳斯的胸部,并亲吻她

维纳斯蜷着双腿坐在紫罗兰色的绸布上,她的左手自然下垂,手里还紧紧握着从帕里斯的裁决中得来的金苹果。这个金苹果无疑是她美丽、智慧和胜利的最好佐证。她的右手上举弯曲,柔软的手指握着丘比特的爱神之箭。她的身子向后靠去,眼睛深情地望着她的小爱神。

丘比特俨然是个有着青少年之身的美少年。他半蹲着,在母亲的身侧。右手扶住母亲的胸部,手指分开似要轻夹。他的身后长着一对翅膀,那是爱神的双翼。他的唇抵着维纳斯的唇,两人面泛红晕。有人说,这是丘比特恋母情节的表现,象征一种超越人伦的糜烂情欲。

  画面右边还有一位常见的天使Folly。他与丘比特一样,以扭转的姿势站立,双手里似乎捧着花瓣。他在这幅画里的寓意常常被解读为愚蠢。这种扭转的形态,也是矫饰主义典型的蛇形姿态布局。在他的后面,一个长着少女面孔和兽类身躯的生物探出头来。她的手里拿着蜂窝,象征着欺骗和欺诈。

在丘比特的身后,丑怪的人双手紧抱着头。他的表情狰狞想在吼叫呼喊。一说它代表死亡,隐喻着糜烂情欲背后的死亡气息;一说他象征着报复,对不神圣情欲的报复。

在蓝色的布料后有一秃顶老头,蓄着灰白的胡须。他的双手有力地握着这块蓝色布料,使其将前后景分开。他的右肩上是一个沙漏,因而象征着时间。与他相对的另一侧,一个表情空洞戴着面具的人物出现在那里,同样抓住了幕布。她的两个面具,落在了维纳斯的脚边。她也因此被认为是遗忘的象征。

  这幅画自问世以来就受到了不尽其数的非难和误读,布隆奇诺的艺术风格被批评家们归纳为“样式主义”。“样式主义”是意大利文艺复兴盛期到17世纪巴洛克艺术之间的一个过渡时期的艺术现象,它既不同于文艺复兴的崇高和谐,也区别于后来的巴洛克,表现为反理性、典雅、优美、和谐等原则,强调想象、寓意、夸张、标新立异,是一种有别于以往的新艺术风格。

长期以来,《维纳斯与丘比特的寓言》饱受多种争议。它被认为是16世纪欧洲走向颓靡的一个映射。它的画面融合了太多的隐喻,包括超越伦理的情欲、愚蠢、嫉妒、报复等颓靡气息,而这一切或许都将在流逝的时间里被遗忘。

  这幅《维纳斯,丘比特,愚蠢和时间》是那个时代多种因素促生的结果,当时的意大利商品经济发达,文化意识领域中商人意识居于主导地位,再加上人文主义的不断觉醒,这多样因素成就了布隆奇诺的艺术风格。


·上一篇文章:夏尔丹名作欣赏
·下一篇文章:无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zhshw.com/news/minhua/1810211546489041E755ADF6AJDD87F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