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富比涉嫌拍卖假“林风眠”:关于《渔获》的质疑

苏富比涉嫌拍卖假“林风眠”:关于《渔获》的质疑


来源:人民政协报  文章作者:杨东恒

    2009年4月4日,亚洲地区的2009春拍由香港苏富比拉开帷幕。在6日上午的“二十世纪中国艺术专场”中,林风眠成了当之无愧的主角:估价为300万至350万港元的、署名林风眠的油画《渔获》被一亚洲藏家以1634万港元拍得,远高出估价近五倍。这一成交价不仅位于此场拍卖首位,且再次刷新了画家作品拍卖的世界纪录。

    高价成交的新闻刺激了另一种声音:对《渔获》的真伪质疑,并且开始从艺术品拍卖业内部向普通大众扩散……

《渔获》以1634万港币创下林风眠作品的世界纪录。

    质疑早于“拍卖”

    其实,早在香港苏富比春拍之前,就有业内资深人士称,此次上拍的五幅林风眠作品中的一些存在真伪质疑。当时在一个业内小型聚会中,来自中国内地和台湾的众多艺术品经纪人、拍卖行专家齐聚捧场,其间苏富比春拍图录送到现场,大家传阅后,认为作品风格以及创作年代与林风眠真迹不符,对该五幅林风眠作品表示质疑。

 

 

    一名艺术品经纪人指出,由于此次上拍作品年代为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因那个年代比较特殊,林风眠很难创作出甜美风格的作品。此外,艺术鉴赏是凭借常年积累的经验,很难用法庭证据式的证词来说明,不过在几位艺术品经纪人看过后,觉得画作还是很有问题,有别人模仿的痕迹,但神却不够。

    资深艺术品经纪人伍劲更是认为,“以我个人的经验,我认为它甚至算不上一件合格的仿品,技巧实在只是中学生的水平。”

    对林风眠作品的质疑,很快演变为一场对赝品来源的追踪与猜测。他们甚至采取了带有游戏的方法,用背靠背的方式写出他们各自推测的该批作品的可能来源,结果惊人的一致:仿品应该来自于一位台湾藏家,据称,该藏家曾是国内外林风眠的重要藏家之一,同时因为早年对林风眠作品不甚了解,买过一定量的林风眠赝品,也是林风眠赝品的大量“收集者”。仿者可能是现在已经定居于加拿大的一位与林风眠有着二十年师生之谊的学生。

    结论不可谓不惊人。但这一游戏的参与者却并没有感到惊奇,因为此次《渔获》事件只是众多林风眠赝品的冰山一角,用其中一位参与者的话说:“林风眠赝品以前也常在各大拍卖公司出现过,但很少像这次一样,以集中出现的模式亮相在著名拍卖公司,愤慨的同时,不得不引起人们的关注。”

    “大使”身份成疑点

    面对市场的质疑,香港苏富比表示,《渔获》藏家亦是丹麦前驻中国大使劳伦斯·毕德森。毕德森在北京结识了林风眠,六十年代回丹麦时带走了一幅油画及一幅水墨画,这幅油画由毕德森的女儿交给苏富比拍卖。作品画于上世纪50年代后期至60年代初期,当时内地鼓励画家要到乡间去,接触农民,林风眠才开始到农村采风,因此创作了《渔获》。而香港苏富比在接到作品尺寸、图片等相关信息后,进行了多次鉴定。而由于这批东西属于藏家与画家亲自接触的,也就是原始发源地,考证时就会很单纯,“我们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香港苏富比发言人说,“苏富比征集之拍品,均经由专家反复并严谨地鉴定其出处及真伪,在确定其为真品,兼具有清晰有序之来源后,方于拍卖会上推出。”香港苏富比还出示了劳伦斯·毕德森大使的照片一张。

    但在丹麦驻华大使馆提供的查证讯息中,1959年至1962年丹麦驻北京大使应该名为HansBerpelsen。丹麦大使馆工作人员查找了历任驻华大使名录,均没有Lorenz Petersen这个名字出现。至于香港苏富比发生的情况,不方便发表评论。

    有业内人士判断,“丹麦大使”只是虚晃一枪,《渔获》的真实藏家背后另有其人。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齐白石“趣作”超起拍价9倍成交 拍出448万元
·下一篇文章:秋拍入冬 岭南精品仍热卖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zhshw.com/news/paimainews/097241511304G39CBIIB1I900KA334H.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