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度的中国书画拍卖:透支的价格

2011年度的中国书画拍卖:透支的价格


来源:网络  文章作者:朱 威 马怡运  录入时间:12-03-18 14:45:50

   朱 威 马怡运

齐白石-山水冊(12开)局部

齐白石-松窗闲话

  中国书画占据着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半壁江山,发展态势左右着市场的跌宕起伏。2011年,中国书画板块是在一种紧张的情绪中度过的。

  延续三年来的价格高企,书画板块在春拍虽现疲态,却依旧表现优异,知名收藏家纷纷出货且迭创高价,似乎预示着阶段性高点的迫近。果然,春拍的迅猛势头没有助力秋拍,而是出现了调整。据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AMMA)数据,全年书画成交额511.26亿元,占总成交额的54.74%,而秋拍上拍量与成交量均达历史新高,但38%的成交率却为历史最低,成交额比春拍减少330万元,占总成交额的近六成,比春拍低了八个百分点。

  古代书画:名家名作和帝王御笔竞秀

  因珍罕且史有定论,古代书画尤其是名家名作一向是天价的创造者,为拍卖行创造了丰厚的利润。2010年古代书画豪气冲天,各拍卖行一口气推出了60个专场,斩获69.52亿元。2011年,各拍卖行再接再厉,古代书画专场竟达104个,收获却远不如人意,71.59亿元几乎与上年持平。古代书画板块似乎进入了阶段性的停滞状态。

  中国人的皇权情结,使得沾帝王边儿的东西就走俏,御笔即是一例。明清两代的皇帝作品,从一二件偶现拍场,到集团空降,都是近年的景况。在春拍中不管是皇帝的亲笔还是代笔,亦或近些年的仿品,都受到买家的追捧,甚至在某些场次创了高价,但到了秋拍,确是“见真章”的时刻来了,只有真迹精品才会被慧眼独具的藏家揽入囊中。比如2011年北京保利秋拍“品藻如春——清代御笔暨宫廷书画夜场”,35件标的,成交27件,成交额逾2亿元。康熙帝《藩维重寄》匾额218.5万成交,雍正帝《建牙伟略》匾额989万元成交。

  受皇帝们宠爱的宫廷画家的作品也是市场热点。北京保利秋拍“品藻如春——清代御笔暨宫廷书画夜场”中,董诰1765年作《春景花卉册 春景山水册 册页(二册二十四开)》以5290万成交。该作著录于《石渠宝笈》,北京故宫博物院书画鉴赏专家杨丹霞女士评价为“是董诰的典型风格,代表了董诰在山水画、花卉画两方面最高水平的精品。”

  董其昌作品尤其是绘画在市场上多见,真迹却不多。北京翰海秋拍的董其昌等《书画对题集册页》(16开)设色泥金,为张大千、黄君璧旧藏,估价80万至100万元,以230万元成交。在中贸圣佳秋拍,董其昌《山居幽赏》立轴有著名书画大家张大千先生、当代著名书画鉴定家杨臣彬先生题跋,是近年来拍场上不可多得的董其昌山水画真迹精品,1840万元的价格可谓物有所值;5635万元成交的八大山人1703年作《仿董巨山水》是学术界和收藏界公认的真迹。在中国嘉德秋拍,1207.5万元成交的吴历丙辰(1676年)作《深山密树》立轴构思严谨,笔墨轻松,为壮年所作,经当代书画鉴定界诸前辈确认并收录于《中国古代书画目录》;吴彬《高山流水》巨幅立轴,绘参天群峰间激流奔涌,依山偎水之村舍静谧安逸,体现了吴彬山水画的独特面貌。虽然纸地旧有修补,但由于藏家对作品和画家了解透彻,信心坚定,仍给出2530万元的高价。作为晚明的佛像、山水画大家,吴彬的这件作品和某些近现代抑或是当代的天价拍品相比,其价格还远没有到位。

  北京翰海秋拍庆云堂专场的项圣谟1657年作《湖山佳序图》轴,系去世前一年所作,乃民国书画大家和收藏家吴湖帆旧藏,是市场所能见到的最好的项氏画作,由于以新买家占大多数的古画市场对于项圣谟这位嘉兴项氏后人的生平、艺术乃至收藏了解有限,而使这件流传有序、堪与故宫所藏一级品《放鹤洲图》轴媲美的精品以较为便宜的920万元落入有识之士的手中。估价600万至800万元的明代徐渭《墨葡萄图》立轴,被藏家一路争抢,以3795万元成交。这幅作品比故宫收藏之徐氏同名作品尺幅略小,但论起笔墨之精到,诗句之潇洒,毫不逊色于故宫所藏,是国内有拍卖以来难得的徐氏真迹。其原收藏者是曾任华东文化部部长、南京博物院院长、上海市委宣传部长、上海市文化局局长和文化部副部长的徐平羽,他与京沪两地画家、书画鉴定家吴湖帆、谢稚柳等多有交往,正是基于徐平羽良好的文化素养和广泛的艺术交往,才使得他的书画藏品一直是藏家追逐的对象。

  元代阎复《大都崇真万寿宫瑞鹤诗》书法手卷是2011年北京匡时古代书画拍卖的重要宋元名迹。是卷长达八米,为元代著名文臣阎复奉元成宗诏命作诗颂扬道教宗师张留孙为苍生祈福,成书于1297-1299年间,有元代家之巽、张、牟应龙、方回、杜道坚五人应和,明代文征明、詹景凤、清代陆堇庭鉴藏印及清毛顺甫跋一则,这些元代文人本不以书法名于世,但其各自书法反应了元代书法的流行面貌,而这件作品所体现的道教在当时的传播、影响以及在文人、官宦阶层的流布,则是作品历史价值的关键所在。

  近现代书画:齐白石PK吴湖帆

  近现代书画板块是书画拍卖的支柱,聚集着最大的消费群体。经过60年的美术教育和20年的市场选择,齐白石、张大千、傅抱石、徐悲鸿、李可染等大师成为收藏者们追捧的对象,作品动辄千万元起。

  主要活动于民国时期的齐白石,在新中国美术界有着崇高的地位,全国美协首任主席的政治职位有益于40年后其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定位。1994年11月7日的中国嘉德秋拍,齐白石三件重要作品上拍,并取得佳绩:《松窗闲话》拍出198万元,《芭蕉书屋》(当时名《蕉屋》)拍得297万元,辛未(1931年)作《山水册页十二开》虽遗失一半,却以517万元夺冠,这在当时都是不可想象的天价。其后,齐氏作品行情一路走高,并在2011年超越毕加索,加冕为全球拍卖成交价最高的艺术家。这三件作品中的两件偶有上拍,《松窗闲话》在中贸圣佳2005年春拍以528万元成交;《芭蕉书屋》在北京翰海2000年秋拍以264万元成交,2006年又在中鸿信秋拍以913万元成交。2011年秋拍,这三件作品又在三家拍卖行上拍:辛未作《山水册页十二开》在中国嘉德拍得1.94亿元,《松窗闲话》在中贸圣佳拍得3047.5万元,《芭蕉书屋》在北京翰海拍得9315万元。“辛未作《山水册页十二开》是赠朋友之作,既有纪实的《阳羡山水图》,又有仿古的《雨后图》。《芭蕉书屋》是回顾安南之行的纪实之作,尺幅巨大,色彩漂亮。《松窗闲话》的尺幅和水平与其他两件相比毫不逊色,无论是仿倪的分段式构图、松树和房舍的金钩铁画般的雄浑笔墨,还是题图的中气充盈的大篆,乃至书写的心得诗句,处处精到。《芭蕉书屋》《松窗闲话》若凑成一对,艺术价值超过《可惜无声·花鸟工虫册页十三开》”。杨丹霞认为:“如果说《可惜无声》体现了齐氏的在花鸟工虫画方面极尽能事的精准造型和写生技巧,《松窗闲话》《芭蕉书屋》则展现了齐氏的山水人物的高妙境界。相对于《可惜无声》工致精细而言,这两件巨幅山水则超越了平庸与匠作的习气,更能体现齐白石作为近现代的大写意画代表人物的恢弘气度、笔墨功力和艺术成就。”

  在杨丹霞看来,齐白石作品价格高,并不意味着其绘画水平、艺术修养和历史影响也是最高的。她说“民国初,金城是北方画坛的广大教主,金城逝世后,溥濡继而开创一片新天地,引领了京津地区的书画风尚,这就是所谓的‘南吴北溥’。比如这次北京翰海秋拍的近现代书画中溥儒1940年作的《探幽图》立轴,尺幅虽小却是溥儒少见的真迹精品,且题字较多,虽然估价仅15万至20万元,但最终以41.4万元成交。”

  杨丹霞认为,北方除了溥濡之外,写意花卉、写意山水的领军者则是陈半丁而非齐白石。直到1957年“反右”运动陈半丁被迫害之前,新中国初期的北方画家们为毛泽东寿诞作画,领头的都是陈半丁,画上的主体部分都是他画,而非齐白石,最后题字的也是陈半丁。但陈半丁的吃亏在不仅出身不如齐白石“根红苗正”,而且他为人坦诚,性格刚直不阿,得罪了康生,“反右”、“文革”都是被整对象。所以,美术史界对于他的研究和宣传是“失语”的,60年代以后出生的人可能都不了解他是谁。”

  虽然市场人士都在热议北京瀚海拍卖的傅抱石《毛主席诗意册页》拍出了以2.3亿元的高价,欢呼傅抱石终于有了首件过亿元的作品。“拍卖发展到今天,人们是时候摒弃和超越一味惊叹高价的初级阶段了,而应具有历史的眼光和思考。她指出,在2011年度拍卖的近现代书画作品中,综合价值最高者,非吴湖帆《临黄公望富春山居图》莫属。”杨丹霞如是说。

  吴湖帆是20世纪中国画坛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南吴北溥”奠定了他无可争议南方画坛领袖地位,是集绘画、书法、鉴定、收藏大家于一身的一代宗师。其山水法清初“四王”而上溯到“元四家”,特别是黄公望。杨丹霞说:“如果说王羲之的《兰亭序》是中国书法的圣物,那么,黄公望《富春山居图》就是中国山水画的‘兰亭’,它深刻地影响了明清两代乃至近现代山水画的发展。历代名家多有临摹,尤其是被火烧后,无一人能全本对临。明代沈周曾藏《富春山居图》而又失去,他的《临富春山居图》却是不得已的默记背临。”吴湖帆所藏《富春山居图》之前部即《剩山图》,是其最爱,称之“吾家梅景书屋所藏第一名迹”。1939年,他将《剩山图》与《富春山居图》之另一半(《无用师卷》)影印本合裱成卷,为《富春山居图》分离三百年后的首次合璧。1954年,吴湖帆全本临摹《富春山居图》。杨丹霞强调:“吴湖帆不是简单的对临和复制,而是基于对黄公望独到、高深理解基础之上的再创造,反应了作为传统派山水大师对于经典的继承和发扬”。吴湖帆《临富春山居图》一直为吴氏后人秘藏并多次出版著录。作为发现、鉴藏和临写者,吴湖帆的这件临作可谓黄公望经典之后的又一经典,它在中国近现代绘画史上的地位,可与徐悲鸿《巴人汲水》媲美。吴湖帆《临黄公望富春山居图》虽然以9890万元创吴氏作品拍卖的最高纪录,但在杨丹霞看来:“这仅仅是个开始,是收藏界和学术界对吴湖帆重新认识和评价的开始”。

  中国嘉德秋拍“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专场的张大千《泼墨紫牡丹》镜心,与其春拍中的张大千《佛头青》原为双璧,且出自同一藏家。画作框缘以花卉图绘作边饰,系受敦煌石窟藻饰图案的影响。张大千的花卉以荷花知名,其实他擅长各种花卉,他说:“牡丹华贵浓艳,所以尊为花中之王,称为国色天香。画工笔花卉要拿牡丹来代表。牡丹种类特别多,但是我生平所爱好而最喜欢画的是照殿红、泼墨紫、佛头青三种。”这幅《泼墨紫牡丹》估价1200万至1800万元,以3392.5万元成交。在“万紫千红总是春——新中国水墨探索”专场中,以3680万元成交的李可染《丹霞枫林》镱心是极少流传的李氏朱砂题材精品,该作以整体性极强的意象和色调,给观者以强烈的视觉冲击,作者尝试“积墨法”与“积色法”的完美结合——黑、红二主色交汇融合如水乳交融,相得益彰,其画面色彩并非一味追求《万山红遍》般的如火如荼,而更富于厚重浑穆的美感,更加突出体现了李可染善于用墨,笔力坚实的艺术特色。

  当代书画:期待真正的大师

  在书画板块中,当代书画画家众多,名家也多,但因炒作之风甚烈,且未完成历史检验,吸引的资金并不多,所占份额偏小。查询2011年拍卖成交情况,多位知名画家作品创造了拍卖纪录,如黄胄《驯马图》在中国嘉德春拍拍出6037.5万元,范曾1997年作《八仙图》镜心在北京九歌秋拍6900万成交,王明明2009年作《诗情画意集》镜心在中国嘉德秋拍437万元成交,宋雨桂2009年作《霞飞图》镜心在北京翰海秋拍1840万元成交,崔如琢2011年作《盛世荷风》(八幅)在香港佳士得秋拍以1.02亿元成交。

  “黄胄之后无大师”。这是书画收藏界流行的一句话。如何选择当代书画呢?杨丹霞女士认为,一是画家人品是否符合中国传统文人对品格的要求,二是画家是否认真对待自己的创作,三是画家创作是否承继传统。在当代画家中,杨丹霞女士首推何家英先生:“何家英先生为人温文谦逊,在艺术上格调高雅,技法全面,从写意、工笔到素描、油画、水彩、水粉,无所不通,在创作中也从不敷衍,更不会‘流水线’。另外他对传统绘画心怀尊敬,虽然描绘的是现代人物,但他的作品内涵还是体现了传统绘画对于美好、善良的追求。他的画没有那些所谓‘大师’的浅薄、浮躁的霸气,看他的画不闹心,说明在经济大潮中,还是有艺术家能够实实在在做人,踏踏实实作画,中国画还有希望。”2011年,中国嘉德、北京保利、北京翰海等拍卖公司均有上拍何家英作品,如去年9月中国嘉德以759万元成交的《淑女像》镜心、北京保利690万元成交的《女人体》镜心和北京翰海秋拍667万元易手的《1994年作 淡日》镜心等。

  精品专场和特色专场迭出

  2011年还有不少取得“白手套”佳绩的近现代书画专拍,如中国嘉德的“四海藏珍”“秋斋藏画”“我见青山多妩媚——新加坡藏陆俨少精品”等专场;北京保利的“‘渡海三家’海外集珍近现代书画夜场”;香港苏富比的“梅云堂藏张大千画”专场等。“梅云堂藏张大千画”专场25件拍品,涵盖了张大千工笔、写意、泼墨泼彩等不同类型,可将其中期创作绘画风格较为完整地体现出来,成交额达6.8亿港币,千万元成交的作品13件。可见,市场追逐的热点仍是传承有续、来源可靠、大家珍藏的精品。

  中国共产党九十周年和辛亥百年等主题是2011年拍场不可或缺的“重头戏”。各拍卖行相继推出纪念专场,如中国嘉德“凝望百年——政坛、文坛、艺坛名人翰墨留韵”专场125件作品,悉数成交,成交额6542.24万元,其中《1917年作楷书四言联》、《1932年作行书七言联》分以471.50万元和264.50 万元成交。北京保利的“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周年重要中国近现代书画夜场”,成交率86.67%,成交额3398.25 万元;“纪念辛亥革命100 周年名人墨迹”专场,成交率93.64%,成交额3328.68 万元。

  北京匡时秋拍的“与佛有因——近现代名家佛教题材书画”专场,136件拍品,成交率80.15%,成交额1.36亿元。弘一书法五条屏《楷书佛三身赞》以759万元人民币成交。上海天衡秋拍的“无上清凉——弘一书法墨迹”专场,达到了100% 的成交率,成交额2737.58 万元。

  调整:市场的必然

  在秋拍见到辛未作《山水册十二开》《芭蕉书屋》《松窗闲话》时隔17年再度同时亮相时,杨丹霞像遇到久别的故友那样,心怀重逢的喜悦和忐忑。

  也许,从中国书画将艺术品市场带入“亿元时代”时,人们便开始担忧:古代书画和近现代书画的价格如此高调飞涨,能到何时?这样的增长速度已经远远超过市场本应遵循的正常发展态势。

  楼市、股市的低靡,促使资金流入艺术品市场。没有任何艺术品收藏知识的投资客蜂拥入市,彻底把艺术品这个“小作坊”搅乱了。入场的新买家集中于500万至5000万元的价格区间,这是艺术品市场的价格中坚地带,是市场的重要支撑,风险也最大。他们的投资方式是跟风为主,频繁换手。正是在这一背景下,“从2008年至2011年这不到三年时间里,中国书画的价格急骤上升,严重透支了未来六至八年的价格空间。”杨丹霞说,不排除由于频繁换手、资金偏紧、藏家惜售等因素,2012年的市场会从2011年春拍额手相庆的“盛夏”直降到哀鸿遍野的“隆冬”。


·上一篇文章:艺术品拍品难征 春拍铁定缩量
·下一篇文章:俄切奇科夫名画邦瀚斯待拍 估50万英镑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zhshw.com/news/paimainews/123181445502IF96383J58CC7GBHJCJ.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