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卖行征集现状堪忧 品牌拍卖行挖地三尺找藏品

拍卖行征集现状堪忧 品牌拍卖行挖地三尺找藏品


来源:中国收藏投资网  文章作者:佚名  录入时间:13-08-09 13:38:55

  拍卖行要用学术引导,突破瓶颈靠开拓新市场

拍卖行征集现状堪忧 品牌拍卖行挖地三尺找藏品
 

  ■赖少其的《梦游黄山》拍出1725万元。

拍卖行征集现状堪忧 品牌拍卖行挖地三尺找藏品
■估价500万元-700万元的李可染《李白诗意图》最终以1035万元成交。

拍卖行征集现状堪忧 品牌拍卖行挖地三尺找藏品
■张大千《理妆图》成交价1403万元。

  广东崇正总裁许习文直言:

  ■收藏周刊记者 赵旭虹 实习生 梁志钦

  广东崇正今年6月推出成立后的首拍,就赢来了满堂彩。7个专场共700件拍品、3.5亿元收官,这个佳绩在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意料之中是这个最 具竞争力的黄金组合应该有所作为。意料之外是,强调以学术引领的崇正,一出手就推出的“史学巨擘——陈垣先生著作及稿本”“泰缘——郑午楼湄南别墅藏画” 等7个专场,竟然如此地叫好又叫座。有了这个良好的开局,接下来的拍卖征集工作会如何呢?“北京、上海的艺术品拍卖行一直对本地的市场虎视眈眈,轮番轰 炸,征集工作面临着吃了这顿没下顿的困惑,这是业内普遍面临的问题。”广东崇正总裁许习文对记者说。

  品牌拍卖行轮番轰炸致资源匮乏

  艺术品征集是一家拍卖行的常态工作,许习文却对记者说:“近年来,本地同行的征集工作大都面临着吃了这顿没下顿的困惑。”究其原因,许习文总结了其中 的两点,一是内外夹攻。外有北京、上海等外地竞争对手的围攻,他们高举品牌大旗轮番到本地征集招商,几乎到了“挖地三尺”的地步。内有本土拍卖行的互相争 夺。其二,藏家都看好艺术精品的价值空间,不愿随意出手。海外回流的艺术品征集则要靠运气。常态征集工作起到的效果也不明显,专场更是很难去规划,因此, 往往是要靠碰运气。

  对策在哪里呢?许习文认为,靠经营者的人脉积累和开拓固然重要,以学术引领和包装也同样重要。

  学术引领提升附加值

  拍卖总价往往是反映一场拍卖会成功与否的有力见证。要提升这个总价,除了保证参拍品的数量和质量水平之外,还有一种是单件作品的成交价。这两年的拍卖市场一度盛行着这么一句话,“拿不来一颗钻石,却拉来一车白菜。”

  那么,在现在恐怕连“白菜”都难以凑成一车的拍卖现实,该如何保证拍卖会最终的成交总价?在许习文看来,面对这样的困境,这是市场对拍卖方的一种考 验,是一种走向越发专业且成熟市场的信号。他强调,“通过学术的方式来提升藏家对藏品的认识从而提升拍卖成交价,我想这个方法是我们目前无法逃避的。”

  目前的广东崇正已举办以及计划举办多场纯学术展览,通过展览的精心策划,传统的展示方式来凸显和传授关于作品的真正含义。“每个作品都是有故事的,我 们要把里面的故事尽可能地挖掘出来,有时候我们办一个展览不一定就马上拍卖。这只是一种藏家认识、了解作品的过程,这么一场展览下来,可能只需要拍卖出其 中一幅,那已经比以前拍多幅作品的价格都要高。”许习文说,“例如,2006年文征明的一幅书法则因为里面包含了收藏者曲折故事,最终以200多万元成 交,虽然放到现在来说价格也不算很高,但是在当时,这个故事还是为价格带来不少的加分。”

  一方面通过研究、了解藏品背后的内涵,通过展览,研讨的形式对作品进行包装,传播。以提高最后藏家心目中的价格。另一方面,在了解藏品内涵之后,可以 更进一步增加与藏品持有人的亲切感,以增加其对拍卖行的信任度。许习文说,“有一次广州民国时期著名收藏家黄咏雩的后人找到我,拿出了一叠照片,我一看, 就知道是天响楼的旧藏,就跟他们聊起关于黄咏雩的故事,他们很惊讶我这么了解,这样彼此的信任便进一步加强了。”

  开拓新市场或可突破瓶颈

  纽约西亚艺术咨询公司的创始人西亚·瓦格纳曾表示,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有效地在市场中买卖作品的,一些藏家并不会将好藏品低价出售给那些市场投机者。北 京匡时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董事长董国强也认为,好的东西已经进入大藏家的私人博物馆,不会再流出来了;还有很多大藏家手里的精品,最终的去向也肯定是捐给博 物馆。市场中的好东西必然会越来越少,这是没有办法回避的趋势。在目前,市场一方面面临被严重摊分,一方面真正好的艺术品却又不断被资本交换后“躲藏”在 私人手中,双重夹击之下,开拓新市场似乎成了拍卖行必经之路。

  广东崇正总裁许习文认为,开拓一些新的领域,新的市场是目前拍卖行摆脱困境的办法之一。他举例说,例如新的家具,新的玉器,新的工艺品,以及老杂志, 老画册等都有可能成为藏家青睐之物。例如有一些作品可能曾经在某本杂志或者专业期刊上登过,而这期杂志又因为年代久远而存世不多的话,那么其收藏价值便将 因作品而提升。

  声音

  呼吁:拍卖行业有序发展,亟需建立具有公信力的权威鉴定机构

  《拍卖法》规定,拍卖行不承担拍卖品保真的责任。因为这一点,不少人对拍卖行的信心还是有所保留。而另一方面,也确实艺术品在鉴定方面不一而足,一时无法鉴别的东西多如牛毛,这样也同样减弱了藏家对拍卖行的信任度。缺少买家参与,也则缺少藏家愿意“出手”的动力。

  面对这样的现状,广东崇正拍卖总裁许习文认为,我们的权威鉴定尚未建立或者权威鉴定时代已经过去,中心话语权的缺失导致我们没有统一标准或者可以信任 的机构或专家。他表示,以前启功、徐邦达、谢稚柳等大鉴定家在的时候,虽则他们俩也曾存在分歧,然而,至少在一定程度上,他们的权威性具有一定的说服力。 而现在,谁也不相信谁。

  因此,在他看来,要让拍卖行业有序发展,亟需要建立一个具有公信力的权威鉴定机构或者行业鉴定团队。


·上一篇文章:千万级拍品缩水90.21亿
·下一篇文章:拍卖市场拍假与假拍共舞 专家:需完善法规细节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zhshw.com/news/paimainews/1389133855JDD1F7FAJ3HG6AI2C1H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