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中国画廊业归零重启 面临新的商业挑战

2009年中国画廊业归零重启 面临新的商业挑战


来源:网络  文章作者:姜长城

    相对于动辄上亿的拍卖疯狂,画廊业在2009年可谓遭遇艰难时局,在历史性地位上升、买家风险防控意识过强的时期,前些年刚刚高歌猛进了几年的中国画廊业又在一个高的起点上归零重启,面临着新的行业操作模式、经营理念和商业伦理的重塑,并且在探寻的基础上重新精确定位,脚踏实地在责任和收益的双簧中变奏出自身的坚实乐章。

    本土画廊:格局逐渐清晰定位日益明朗

    早在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中国大陆的本土画廊就在萌芽发育,在经历了2003年后非典时期的规模化增长到2005年左右的高速扩容,一些本土画廊品牌逐渐站稳了脚跟并在与新生势力的共存竞走中慢慢完善着画廊业的格局。而在经历了2009年金融风暴的洗礼和优胜劣汰之后,目前高端商业画廊、高端实验性画廊、中端综合画廊和低端画廊的分层和分布已经基本成形,操作模式和商业理念上基本成熟,而面对困局中不断自律和锤炼的商业伦理也愈益彰显,在与市场博弈中整个业态在一个新的起点上有重塑和起航的回升趋势。

    目前就大陆的高端画廊部分,天安时间艺术中心和程昕东国际当代艺术中心可称为比较有代表性的画廊,前者秉持一贯的高调风格致力于高端财富人群和精英人士的尚品生活打造,并在艺术与建筑、时尚等领域做跨界互融的尝试,其存在和经营理念有利于将艺术深深的打入财富人群的生活,并进而发生效应产生自然而然的忠诚维系。后者的拥有者程昕东则是集策展人、出版人、画廊主于一身,在中国前卫艺术的推广和经营上沉着打磨,并在欧洲和其他的国际空间去不断的推动中国当代艺术的认知和接受,兼具学术和商业性,是一种比较严谨的画廊经营模式。当代唐人艺术中心曾经以高端的学术性和实验性展览不断的给业内创造惊喜,尽管由于大环境的压力今年展览节奏有所调整,但是该中心仍然坚持其实验性和学术性的理念,推出的几个展览也不乏可圈可点之处,只是说这样的实验性画廊更加需要大环境的支持和市场力量的支撑。世纪翰墨画廊是本土品牌中比较久的机构,拥有者林松以其美术史背景和丰富的行业经验及阅历锤炼出不错的眼力,在其画廊走出来的多位艺术家都成为了年青市场中的中坚力量。如今其多年的行业资历和市场人脉开始发酵,2009年世纪翰墨在市场寒流中先扩容后搬迁到更好位置的新址,其经营业绩和信心可见一斑。除此之外很多的本土画廊品牌也在兢兢业业地做市场培育,有的因为有其固定的客户支持而经营稳固,尽管做不太大,但是也自有一番天地。

  港台及外资画廊:市场操控在于参与的力度与深度

    在中国大陆的当代艺术市场启动方面,港台及外资画廊可谓功不可没,只是其重要性和地位在本土市场启动后因参与的力度和深度的不同而有所变迁,在2009年,这样的变动仍在继续,并且一些轮廓和格局在慢慢的显现。

    可以说在当代艺术尤其是前卫艺术的推动方面,香港的画廊要比中国台湾的画廊更加重要,后者比较注重华人油画艺术的脉络,更加注重老一代油画家的找寻。而香港的画廊则是较早的参与到中国前卫艺术的国际化推广中,对于现今中国当代艺术尤其是其中的前卫艺术的市场格局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在这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有汉雅轩和少励画廊。前者较早的参与到中国前卫艺术的找寻和推广,并且尤其是推出的“后89艺术群体”这样的概念至今仍在商业领域被广泛引用。少励画廊则是另一个较早接触中国前卫艺术的香港画廊,而且由于其拥有者的欧洲背景,在实际的商业推广和学术认知的国际化程度方面的推动也显的尤其重要,观察其合作艺术家目录和展览履历,可发现几乎所有知名的中国当代艺术家早年都曾经与少励画廊有过合作。而在2009年这两家画廊仍在继续寻找大陆的当代艺术资源,并且都开始不同程度的对发现年轻艺术家并为之做国际化推广产生了兴趣,综览本年度的展览此中的力度可明显把握,少励画廊因其年轻负责人的亲和力和敏感性而在这个方面尤其突出。

    外资画廊进驻曾经是不断引发业内兴奋和恐慌的事件,只不过经历了多年的锤炼和磨合之后,大家已经能平静的观察业内力量格局。而在2009年度依然比较抢眼的外资画廊则有香格纳画廊、阿拉里奥画廊、佩斯北京、北京艺门、和PKM等。其中香格纳画廊本年度在北京、上海两地双管齐下经营的有声有色,其优势在于多年来对中国当代艺术参与的深度与广度,原来立足上海的时候该画廊就对中国当代艺术深耕细作,在前卫艺术与学院实验艺术等多个领域发掘艺术家并为之做了多年的市场培育,因而可以看到很多的画廊都曾出现的艺术家跳槽走人现象在香格纳近乎于零。而画廊自身的国际化背景也是在国际市场开拓方面有着先天优势,多年的市场培育已经让这家画廊在本土资源和国际化市场方面有了很好的掌控度。阿拉里奥画廊因为签约了中国多位明星级前卫艺术家而广受瞩目,而该画廊也是秉持其国际化特质不断在学术和商业性的平衡中拓展市场份额,09年度在坚持其一贯的经营核心的前提下也推出了不少的年轻艺术家的展览,对于市场新生资源也表现出了较为浓厚的兴趣。佩斯北京则是一直神秘莫测,开开关关的猜疑一直到了近期才有定音,不过看起来这家画廊并不准备在中国市场大刀阔斧地推进,其后续发展还要看具体的行动,目前来说更像是个旁观者而不是参与者。北京艺门和PKM等外资画廊则是比较活跃,展览频率比较适度,在艺术家推广和商业经营方面也是稳扎稳打的平稳推进,在2009年中他们对年轻艺术资源和少壮派艺术资源的推动还是比较明显。

  2009画廊业,艰难时局中的持续突围

    就中国大陆来看,尽管因为海量信贷催生的巨大的流动性和年底通胀预期催发的资产多样化配置需求推动了拍卖市场的上升,但是纵观这一年的艺术市场,主旋律是一种求稳的心态,也就是说那些历史性的、有确切的传承脉络尤其是皇家血统有着多种噱头的、难得一见并只要经济好买家永远趋之若鹜的艺术品,在这个年份可谓大受欢迎,其中佼佼者甚至都冲破了亿元大关。但是这一切与中国画廊业的关系貌似并不大,因为本质上来讲,画廊是培育性的机构,其许诺和秉持的是未来性,是在时间和专业市场推动的双重轨道中持续性驶向商业成功和收益获利的艺术列车,其有很多的不确定性和未知因素,而且在价值观的认定方面也难以有一个确定无疑的规范,所以可以说其是一个选择与成长相伴的风险之途。

    而在前些年投资氛围和金融气质愈益浓厚的大环境中,显然能支持画廊业一时的高速扩张,但是毕竟难以有永远加速的可能性。所以其实画廊业的发展需要去做重新的定位,在商业操作模式尤其是商业伦理上去做重塑和更新。画廊经营的优势在于对初始客户的发掘,对于艺术改变生活理念的弘扬,对于艺术魅力的阐发,以及对于支持和推动艺术的文化责任和财富品位。比之拍卖行,其更加贴近市场各个层面,并且能够提供一定的私密性和独享性空间,能够提供对藏家一对一的贴心服务,能够在多元资源整合并在藏家之间打造更为有价值的交际环境方面有所作为,当然好的画廊也应该能够让藏家手中的藏品不断的增值,甚至在必要的时候能够有财力和意愿回购艺术品,开展多层次的收藏保障和价值空间打造。在强调艺术的赏鉴和魅力释放及品位塑造和精神提升上下功夫,提升服务的品质和多元化服务客户的能力,不强调投资而又确实会有收益回报,这些做到了则是在内功方面做足了文章,结果则是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中国古代贤达的这句名言看来的确有着恒久的智慧魅力,本次的经济危机的确让全球损失惨重,不过人民币财富也的确在此次危机中显现出其比较优势,而升值和通胀的预期也撩拨着外部投资者的热情,在此种环境下,只要做事用心、模式对路、理念适恰而推动的又的确是深有潜力、富有魅力的艺术未来之星的话,没有理由行不通。所以画廊业可说在2009年拜金融危机之赐经历了新陈代谢和优胜劣汰的自我更新,那些意志不坚、实力不足、模式不对、意向不纯的参与者退出,画廊业得以在一个更具实力、执着和纯净的环境中重新上路,这是一个机会和机遇,如能稳健踏实培育,则经济回升之后其提升和壮大则是指日可待的。


·上一篇文章:艺术市场份额分级 “击鼓传花”还能玩多久?
·下一篇文章:四华人巨鳄掀起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价格巨浪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zhshw.com/news/shsc/1011505735GA9F25CHK0EA25KEFH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