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过苏东坡《寒食帖》的冯展云和他的7封信|苏轼|书法(3)

 中国书法欣赏     |      佚名

  第2通:孱躯旧患悉除,肌肤容色较形黄润,觉气血以时渐生,第未一律复元,仍须徐而俟之。药物已渐减,除间数日一服葠术苓草等味,藉理中气耳。

  第3通:誉骥比年读素灵之书,于所患证候,颇能自为消息。数月来绝未服药,惟以饮食调和之。又时参以导引,觉精神兴致殊倍于前。然此须以恒久为功,非可期之旦夕间耳。

  第5通:于是晨夕趺坐,习以为常,转于养生觉有裨益。自入春以后,所患悉平,迩日精力渐足,此后时序炎暖,可冀大痊。

  第6通:孱躯素弱,重以心境鲜佳,日就衰颓,不堪为爱我者告。

  第7通:誉骥自冬徂春,屏除药饵,惟以饮食调和之。

 

 

  冯展云之病情

  《翁同龢日记》光绪五年己卯(1879)六月廿二日:“挈安孙访冯展云前辈,并晤其表弟何剑阁,剑阁精脉理,展云熟医书,两人言安孙病宜温行……”可以看出,冯展云长期患病,身体比较差,而他也久病成医,熟人都知道。提及他病情的这段时间为1865—1879,从中可以断定这是冯展云中晚年的身体状况,而他正是在1879年被授予陕西巡抚之职。关于冯展云在任上的情况,史载:光绪六年(1880年),“富户多捐,中户少捐,下户免捐”,重建赋役仓库,贮粮积谷,“光绪中,惟陕西巡抚冯誉骥所筹建者千六百馀所为最多云”(《清史稿》)。他又重视农桑,兴修水利,陕甘总督左宗棠称赞他:“种树、开渠、农桑、学校,古之言治者,莫或遗之……公言及此,秦民之福也。”

  但剧情来了个大反转:就在光绪九年(1883年)七月二十四日,陕西道监察御史刘恩溥弹劾冯誉骥,朝廷命户部尚书觉尔察·额勒和布、署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张佩纶驰往陕西查办。额、张二人的调查结果是“冯誉骥于陕西吏治、差徭、厘捐、垦荒诸要政,任用非人,粉饰废驰,以致属吏、家丁等因缘为奸,弊端纷出”。翁同龢在同年七月廿八日日记有记:“刘恩溥折,历诋在事大臣,有过当语,不足记也。”明显是对冯展云之被议抱有同情。但冯还是于是年十月被革职。除了当时形势的影响(如是年中法关系紧张,终于酿成战争,又晚清政局之衰败、吏治腐败等等原因),如果结合冯氏的身体状况,对于地方官员政策制订初衷良好,而终于在执行过程中走向反面,是否也是一种合理的解释?法国阿考斯、瑞士朗契尼克两位医生,从病理学、心理学的专业角度,探讨疾病与政治人物之间的关系,特别是在治理国家层面,身体素质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或许可以作为探讨陕西巡抚冯展云去职一事的参照。

  三、作为书画家鉴藏家的冯展云

  冯展云有书名,如《岭南画徵略》载其“书法逼真欧阳率更,晚年效李北海”,麦华三《岭南书法丛谭·冯誉骥》载“七龄童即能作擘窠大字之高要冯誉骥,尝见其十龄时,跋苏古侪离骚页册,即已中规中矩,崭然露头角,迨后更由率更以窥北海,于峭劲之中,有浑厚之气,遂成名家”。冯氏书迹甚多,其楷书《李孟龙墓志铭》曾经为上海进步书局影印为字帖发行。就这本“高要冯展云中丞书牍”册页书信墨迹而言,确为书家名迹,特别是致苏廷魁的4通,恭谨之外,格调尤其典雅,非清代官员常见的“乌光圆”书法可以比拟。

  冯展云“好书画”(《岭南画徵略》),信札中也可印证:

  “前示郭恕先摹本《辋川图》,兹已未便询取,郭河阳《溪山雨霁图》,新正馨士兄匆促出都,业缄行笥,亦复无因假观,此事自关眼福也。”(第1通)

  “昨者亲朋相戒,谓誉骥夙好劳心,兹当养疾之时,不宜耽玩书籍笔墨,竞令家人既付深藏,数月以来,苦无排遣之具”(第5通)

 

 

  与舅祖大人谈书画收藏

  都可看出冯展云喜好书画的特点。他长期在帝都工作,北京为全国人文渊薮,人文精华无不聚集,冯氏侵染其中;爱好书画收藏,流连琉璃厂、隆福寺的古玩店,也是晚清士大夫、官员的普遍特点。《翁同龢日记》中有两条记载,可以参照:

  “到厂。……又闻有《钟繇荐季直表》,并右军草书二物,索千金,已为冯展云所得矣。”(咸丰十一年[1861]九月朔)

  “偕两侄游厂,闻博古斋得一高丽碑拓,极旧,有苏斋跋,已为冯展云取去。”(同治三年甲子[1864]九月十七日)


标签: 书法 收藏 苏轼 苏东坡 寒食帖 冯展云 他的 7封信

版权声明: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作为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处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从金农到赵之谦 楹联里的清代书法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