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宫廷画师是一项专门的职业(2)

 艺海趣闻     |      佚名

  命题作文

  五花八门的各种“指定”

  清宫画师很难有自由创作的机会,皇帝一般会根据自己的喜好,指定各种条件,为画师们出各种“命题作文”。皇帝的命题,通常有以下几种方式:

  一是指定风格。所谓指定风格,就是要求画师就某种风格进行仿画。仿画是清代宫廷绘画中常见的一种作画模式,这种写仿,很少直接临摹复制古人的某幅画作,而是仿其笔意。比如乾隆二年五月十四日“旨着唐岱仿赵千里笔意画手卷二卷”。唐岱是雍正末年入职画院的满洲画师,从王原祁学画,其笔法颇有宋元意韵。所以,在乾隆皇帝的命令下,唐岱仿李唐、仿黄公望、仿关仝、仿倪瓒、仿王蒙、仿吴镇等人的画作很多。

  二是指定画作的题材和形式,这一类在《活计档》中最为常见,如“宣纸山水画一张”“画册页一册”等,这种作品是皇帝指名创作的,画家画完后及时上呈。这种作品在名款前加上“臣”字的,也就是我们所谓的“臣字款”。

  三是指定绘画内容,内容的分类有多重,一种是吉庆内容,如乾隆元年正月:“唐岱山水四张,高其佩接钵图一张,高其佩八骏图一张,郎世宁莺一张,蒋廷锡翎毛二张,高其佩庆洽寰区一张、仇英山水二张,唐岱夏日山居一张,唐岱嵩高万年一张,郎世宁山水一张,蒋廷锡花卉二张。”乾隆二十年“着徐扬画仙鹤桃树”,都是较为常见的命题作画场景。因传统绘画中,有些题材内容是较为常见的,所以皇帝会直接就内容作出要求,令画师作画。

  四是根据现实场景创作。《乾隆南巡图》《平定回部献俘礼图》《西域舆图》《盛世滋生图》等,而这种题材的作品带有强烈的政治性。而这种指定事件所作的画作,也通常有其特殊的场域性,而不像文人画一样悬挂得较为随意。

  这些场景中,有写实的,也有虚构的。如著名的《盛世滋生图》,也称为《姑苏繁华图》,描绘了苏州城的盛世景象:

  “自灵岩山起,由木渎东行过横山,渡石湖,历上方山,从太湖北岸介狮、和(河)两山间,入姑苏郡城。自封、盘、胥三门出阊门外,转山塘桥至虎邱止。其间城池之峻险,解署之森罗,山川之秀丽以及渔樵上下,耕织纷耘,商贾云屯,市靡鳞列,为东南一都会。”

  这种景象虽然不是纪实创作,但是出现丝绸店铺14家、染料染业4家、蜡烛店5家、棉花棉布店23家、酒店酒坊4家,很多店铺都是真实存在的。这张图于乾隆二十一年十一月十一日接旨创作,至乾隆二十四年十月十五日完成上呈,共享时三年,全长十二米多,是清宫画师徐扬的代表作之一。

  合作作品

  皇帝觉得谁画得好就用谁

  合作画本是古代文人绘画时的一种创作模式,到元代末期得到了蓬勃的发展。如出名的黄公望、王蒙合作的《竹趣图》,倪瓒和王绎的《杨竹西小像》及顾安、张绅、倪瓒合写的《古木竹石》,还有王蒙、倪瓒合作的《松石望山图》都是此时著名的合作作品。

  但是乾隆皇帝不一样,他不让画师按照自己的旨趣组合,而是自己觉得谁画哪里好,就用谁画哪里。乾隆皇帝安排绘制人员合作通常有以下几种情况:

  根据自己的审美旨趣随意分配,如乾隆十四年十一月,命画家绘制《守岁图》时,安排由姚文瀚画人物衣纹,丁观鹏画脸;

  按画种分工,如乾隆三年四月二十五日,司库图拉来说,太监毛团传旨,交《陶冶图册》二十幅,着唐岱画树石,孙祜画界画,丁观鹏画人物;

  重要部分由名画家主持,其他人员协助完成,如乾隆十九年三月,绘制准鹤斋前殿西墙通景画时,郎世宁奉命将张为邦从热河临来焦秉贞稿放大,起通景画稿,王致诚画脸像,众徒弟们帮着画;

  在绘制过程中对表现不满意的画家随时进行更换,由其他画家接着完成,如乾隆四十二年八月,传旨“艾启蒙现起金川得胜图六张,贺清泰已落墨两张半不必着贺清泰落墨,着交金辉承办”。

  这种合作画是乾隆朝宫廷绘画的特殊产物,它虽然是某些作家创作意志的体现,但集中表现的还是皇帝创作理想。这也造成了这些合作画看起来颇有些“不伦不类”,没有统一的绘画风格,只是皇帝审美的一种结合。

  终极幻想

  严重的可以虚构“万国来朝”

  此外,皇帝的脑子里,还经常存在着一些根本没发生过的事情。

  一种比较轻微的幻想症,叫做“诗意图”。“诗意画”的创作形式由来已久,高居翰在其作品中认为,“作为观念和实践中的中国的诗意画,在11世纪的北宋时期出现”,而最早的诗意画“更多是被辨识和体验出来的,而不是被有意创造出来的”。诗意画正是随着文人画兴起的,二者的共同之处,即都有“言不能尽”之处。

  乾隆三十二年冬天,北京下了一场大雪。瑞雪兆丰年,皇帝心情非常好,当时就创作了二十首小诗。但是写完了诗,心里又觉不足,认为应当将诗中的京城画下来,于是,就有了后来的传世名作——《京师生春诗意图》。

  这幅作品的创作,是乾隆皇帝先赋诗二十首,而后徐扬应制作画。全幅画采用鸟瞰式构图,以北山作为整幅画的背景轮廓,描绘了冬日京师皇城几乎全貌以及南城前门大街市井。而当中穿插了乾隆皇帝所题的《生春诗》二十首。一方面,徐扬要根据皇帝的题咏作画,这很像南宋画院中宫廷画师的做法。在这个过程中,他既要揣摩皇帝作诗的意图和精髓,还要用皇帝喜欢的方式加以呈现。

  当然相对于真的下了一场雪的京城来说,比较严重的幻想也存在于皇帝脑海中。比如画了至少四个版本的《万国来朝图》。它虚构了整个“万国来朝”的事件,这件事情在历史上并没有发生过,是画家用各种因素拼凑的。

  乾隆二十五年,皇帝传旨“养心殿东暖阁明窗,着徐扬张廷彦金廷标用白、绢画万国来朝大画一张起稿呈览”。这幅图画幅巨大,内容庞杂,体系了乾隆皇帝脑海中的一幅万国使臣各捧贡物来朝的景象,里面各国使臣,穿着根本不是当时合适的服装,拿着各种乾隆皇帝认为应该收到的礼物,齐聚一堂,向乾隆表示朝贺和臣服。

  同样,表现平定回疆,献霍集占首级的《平定西域献俘礼图》也是这样的作品,本图上呈于乾隆二十九年十月二十五日。徐扬在自题中说,乾隆二十五年正月的献俘礼中,“争先入贺者如伊犁以西之布鲁特、哈萨克、安集延、和闻、库车、巴达克善、哈什哈尔、叶尔奇木等国,不可以数计,其域外藩封拜阅下者如朝鲜、日本、苏鲁、吕宋、南掌、琉球、缅甸、议莱、安南、马辰、遏罗、苏喇、柬埔寨、嘛六甲、大小西洋等国又不可以数计”。

  最后,本次献俘礼还是归结到了传统的统一王朝之上,而清朝显然是这种中原正统的继承者,“自盘古以来四万七千徐载之久未有如今日之盛者也”。

  这次献俘礼的场景,与《平定准部回部战图》中的第十四幅《平定回部献俘》一图差异较大,整体场面继承了《万国来朝图》的创作理念,虽然我们无法确定图中有多少成分是虚构的,但是无疑,徐扬在献俘礼后四年所作的《平定西域献俘礼图》,表现的是乾隆皇帝脑海中,寰宇一统,万邦向化的盛景。

  众所周知,乾隆皇帝有一套复杂的审美追求并且有自己的艺术理论。一方面,他作为统一王朝的皇帝,是整个朝廷政治的最高点,因此,他追求对自己统治成就的艺术化表达;另一方面,可能被大家日常追捧惯了,他也觉得自己是一个出色的文人,希望借由和宫廷画师的书画交流实现自己的艺术追求。在如此霸道又自恋的皇帝面前,不管是宫廷画师,还是文臣才子,都只好乖乖地选择做个好员工,乾隆朝宫廷绘画的风格,也由此而成。


标签: 清代 宫廷画师 职业

版权声明: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作为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处理!


上一篇:被盗17年 荷兰侦探黑市寻回爱尔兰作家王尔德戒指

下一篇:雅贼导演“纵横四海”毕加索名画神秘失窃


  相关推荐